我们的域名是笔读趣(biduqu)的拼音+com,请大家收藏一下
笔读趣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手段频出,激战正酣

第一百一十六章 手段频出,激战正酣

    都天,五方五天之义。

    在前古之期,天有自然之神,受天命而各治一方。

    分别是东方青帝灵威仰,属木;南方赤帝赤熛弩,属火;中央黄帝含枢纽,属土;西方白帝白招拒,属金;北方黑帝叶光纪,属水。

    含“都天”之法,定在五行之中。

    再说纯阳,它乃阴之对立,是相对之物。

    阳者,即是把体内物质的控制能力进一步练高,可散而为气,聚则成形,便如火灵珠,冰钻。

    阴者,只注重意识,如那阴煞之气,名为气,实乃死者死后的冤魂意志。

    晓月此时所展之状,是都天魔体的第二形态,按理而言,阴到了极致。

    那第一形态便是唐石南海所见模样,此种形态名为纪煞都天体,聚精血、阴气而生,其身有百炼之功,坚韧不下法宝!

    第二形态则是以自己精血伺养都天鬼头,再以鬼头回身操控纪煞都天体与人斗法,这种状态,称为魔煞都天体。

    而魔煞都天体所召血黑烟团名叫轮回都天魔焰。

    带焰字,却属极阴之水。

    此物本被纯阳至宝完克,但唐石实力却远不如晓月,如此,相克却又相弱,待两相一撞,便直接爆出一个威力巨大的炸弹,谁都没得奈何得了谁,反而相互纠缠,四散而落继续血战到底。

    轮回都天魔焰与乾天灵火本体对撞而生的爆炸之力不仅盖过了青索与断玉钩激斗所成涟漪,直接就将这二宝拍飞,还汹涌而来把在玉块护罩之后的唐石二人轰落地面,直陷地中。

    而晓月处在爆炸中心不远,起势之时便被轰上了半空,巨大的身子不停溢出股股黑烟,又在四溢灵火的爆炸中慢慢消散。

    他的恶鬼面容渐渐变得透明,接着缓缓沉入脸底,待爆炸声小,他又回复了都天魔体的第一形态。

    待身上的血纹、腰腹以下的黑烟再现,晓月冷冷看着地底一处,刚欲动弹,身子猛烈一颤,覆身的血纹如潮水一般褪入体内。

    “啊!”

    晓月不禁一声怒吼,身中继而炸出一团浓郁黑烟,待烟雾散尽,里面之人已重新变回了晓月禅师模样。

    此刻的晓月面色惊异,早已没了以往神彩,而盯着唐石没入地底的眼里也有着深深忌惮。

    “此宝褪去了蕴物之魂,尽能挡我轮回都天魔焰?”

    他喃喃说着,又自打量了一番自身,“还让我无法保持都天魔体之状!”

    “真是该死啊!”

    晓月眼里精光一闪,大吼一声,随即一拍脑门,只见头颅之上,已有一凝实无比的婴孩飞将而出。

    正是晓月禅师所化元婴。

    元神乃人体三魂七魄具现而出,而元婴,却又是元神以精纯法力反向重凝身躯而现。

    与元神一般,元婴脆弱不堪,但不同的是,元婴身具大法力!

    散仙中高强之辈,都有元婴炼法之说。

    越是实力高强的散仙,元婴之法便越是厉害。

    此刻,晓月震惊、愤怒、忌惮的心情不停交错,便直接唤出了元婴。

    那元婴有七寸之长,模样与晓月无异,其额头正中,有一不停旋转的黑色漩涡!元婴小人手里,则捏着一通体漆黑、朴实无光的小圈。

    那圈由宛如实质般的黑烟聚成,周身不停蒸腾,好似正在不断燃烧的火焰。

    这时,晓月元婴抬手向前一扔,小圈幻大数圈,立向唐石、屠时被埋之地飞去。

    “神鬼圈!”

    ……

    唐石与屠时被狂猛无比的气浪连同玉块护罩一起被拍到了地面,又在无处不在的爆炸里被土石掩埋。

    此时火灵珠所聚乾天灵火已全数消失,灵珠本体模样黯淡至极,被重新打回体内,而唐石也如被巨石碾压过了全身一般,难受异常。

    全身上下无一不痛,体内的法力已在那一击中失了大半,身边的爆炸仍在继续,四溢的灵火与那血红黑烟就像干柴遇到烈火,不停相互纠缠互烬身躯!

    “师兄!”

    屠时的声音传来,唐石正想说话,突然只觉一股强大至极的气息,正向自己撞了过来。

    “闪开!”

    唐石一惊,立即大吼一声,强运法力炸开土石坑,与屠时一窜而出。

    天遁镜操持在手,只见一诡异黑圈疾速射来,而远处,晓月的样子也映入眼底。

    这秃驴,召出了自己的元婴!!!

    唐石又是一惊,将天遁镜扔出护罩之外,接着神识一动,破法神光射出同时,一抹乌金之光从眉心射出。

    乌龙剪!

    二物一出,那边晓月元婴便目光一凝,而屠时也面色凝重,肩后连弩不停射出。

    “嚓嚓嚓嚓!”

    一阵破空之声,十二支百毒烟岚连珠弩箭,已各卷绿黝黝的光华与五色烟雾,带着阵阵刺鼻腥臭冲晓月飞去!

    这时,远处天边又听青索剑鸣,忽然,一道青光冲天而起,而在其身侧,也紧跟着冲出两道交错金红之光,后起而势压,转眼就比青光更亮,接着便听见阵阵金石撞击声!

    “哐哐哐哐!”

    而此地的天地灵气,早已被搅动的天翻地覆!

    离此较远的百蛮山门赤身洞内,那巨大的蚕母突然唧唧乱叫,双翅大张,洞中立有无数斑点金蚕扑来挤于翅下,接着蚕母拖着已黑了大半的身子,急急冲出洞外,在其身侧,数百只天魔金蚕也如其一般展开翅膀,各自搭载着斑点金蚕,卷起一团黑雾射出!

    铺天盖地的金蚕又惊扰了山门里的所有人。

    而石生站在洞府口,看着金蚕飞去方向,双目紧皱!

    ……

    唐石破法神光一出,那黑圈忽然变大,一股股黑烟纠缠弥散在圈中直迎神光而去,神光一触项圈,便被罩在内里,而那圈中好似有一莫名空间,将破法神光全数吞纳而入。

    景象立即便成项圈顶着破法神光而来,破法神光不透,项圈速也不减!

    唐石顿时大惊,这又是什么鬼东西?

    连同南海之上,晓月秃驴所施术法,均是不惧破法神光!

    这老小子,是我天生克星?

    剩余法力已是急剧减少,唐石大喝,模样黯淡的火灵珠再度飘出身外,接着他钻入珠中,右手伸向灵珠之中的本源灵焰,从中轻轻拈出了一朵细小无比的火苗。

    本源灵焰顿时一黯,仿佛被抽干了身子一般!

    火灵珠,是一个很特殊的法宝。

    它具备可成长性。

    本源灵焰永不熄灭,它还能时时通过唐石汲取法力与天地灵气,不停的生成乾天灵火!

    好比乾天灵火是常备军,而灵珠里的本源灵焰,就是最重要的暴兵基地。

    但它本身,也具备乾天灵火的所有特质甚至远超乾天灵火!

    唐石现在要做的,便是要取本源灵焰施法!

    此般做法便如在掏火灵珠老底,定会伤它根本,但此时,唐石也没有其他手段,冰钻威能不够,即便自己吐血驭使,怕也没有什么好效果!

    而晓月所施项圈诡异万分,唐石每看一眼便觉似要陷落圈中,于是,他再也不敢耽搁!

    宝物没了、损了,还可以重新去找、去温养。

    但自己的命,可是只有一条。

    唐石无比的清醒!

    此时,唐石手拈火苗,两伤术法一施,神识卷着精血、法力,便想将手中火苗与灵焰的联系斩断,但心念刚动,手中便传来一股滔天吸力,那一刻,他七窍流血,只觉手里足有千钧之重。

    火灵珠就像一个顾家的小媳妇,坚决不让他如此之做!

    那项圈越来越近,周身黑烟突然逸散直往圈中汇入,每一缕黑烟飘去,破法神光立变黯淡,而圈中黑烟缭绕,一具具全身漆黑的恶鬼正在内里不停的凝形。

    这边一异变,身在火灵珠中的唐石立刻身形一颤,体内本就剩余不多的法力在神识感应中不停的消失,转而又在那黑圈中汇聚。

    这是在偷取我的法力?

    唐石大惊,正想将天遁镜收回,不远处的屠时已使着黄精剑,斩向了项圈。

    “唰!”

    黄精剑斩来,剑势却陡然落空,那项圈明明在那,但黄精剑却如斩上了空气,剑身从项圈上一劈落下,眨眼便到圈中,触上了对项圈毫无作用的破法神光,那一刻,屠时面色一变,黄精剑已失了驭使,直直落下!

    “师兄,那东西在吸收我的法力!”

    屠时一声惊叫,唐石已收天遁镜,而项圈中已有五具纯黑、如虚似实的身子飘了出来。

    有低智的凝形阴魂!

    唐石认出此物,心中一阵焦躁。

    阴魂斩之不散,一附上身又能袭击元神,看那模样,这项圈不知还能生成多少!

    快!

    快啊!

    身中精血仿佛已失了大半,沉重无比的右手,终于在他内心的呐喊中动了起来。

    这朵火苗已与火灵珠本源完全失了联系,唐石轻轻托着,深吸口气,就朝外面全力扔出。

    “轰!”

    微小火苗一出灵珠,如同一颗爆炸的烟花弹,涨大成数十上百丈之巨,火焰熊熊,直奔向前。

    挡在其身前的所有,无论凝形阴魂,还是那黑烟项圈,眨眼便被其涤荡一清,彷如未曾来过世间。

    “砰!”

    那团巨大灵焰行得数十丈,身形渐渐透明,也缓缓四散于空。

    失了灵珠寄托,它便如无根浮萍,重新化为了修界的本源,无处不在的天地灵气!

    另一边,乌龙剪与百毒烟岚连珠弩箭已至晓月身前不远,乌龙剪绞向元婴,而百毒烟岚连珠弩箭却速度一减,各绕弧线向晓月围拢,箭身之上的绿黝光华与五色烟雾陡然离身,向前飘去。

    晓月元婴脸色从唐石甩出乌龙剪与屠时祭出百毒烟岚连珠弩箭时便阴沉如水,凭他见识,这二物他当然识得。

    乙休、红发老祖镇山法宝,居然也在这随引与其同伴手里。

    百毒烟岚连珠弩箭先不提,那乌龙剪专剪元神、元婴,实乃此刻自己心头大患!

    此子,居然机缘如此深厚!

    刚刚强破那纯阳灵火自己魔体被破,还受了轻伤。

    现在,身前两宝该怎么挡?

    晓月想着,空中再现一声爆鸣,他转眼瞟去,只见神鬼圈已被本源灵焰击散!

    晓月元婴面色顿时大变,张口怒吼一声,额上漩涡猛然变大,内里黑雾缭绕,卷起阵阵霹雳之响,接着再看一圈周身飞来诸宝,面色已然狰狞无比!

    “好,好,好!”

    他连喝三声,元婴落回本体,只见晓月面色突然一阵灰败,接着他一手伸向自己头顶,扯下一把短发含在了口中!

    乌龙剪顿时失了目标,转而又向晓月射去,而晓月口里桀桀一笑,立将舌尖咬破,口中念念有词。

    “十二都天神煞!”

    话音一落,晓月短发变白,魁梧身躯立见消瘦,他一声闷哼,鼓着嘴就压出一股绿红血雾向乌龙剪与百毒烟岚连珠弩箭接连狂喷而去!

    “砰,砰,砰!”

    数声惊天霹雳接连而响,天地灵气忽然狂暴翻涌,方圆数十里的天空立时阴云密布!

    这时,晓月口中所喷绿烟化火,精血化龙,眨眼便有数十条十数丈的火龙从漫天血雾冲出,接而四散,每三条血龙一队,分别扑向乌龙剪与百毒烟岚连珠弩箭。

    接着,晓月身子一窜,拉着绿火化成滚滚乌云向唐石飞来,每行一丈,空中便有一道黑色霹雳落下,眨眼之间,晓月所聚乌云已有数百丈之宽!

    唐石心头正在滴血。

    晓月秃驴的手段,简直多了没边,直到现在才施出那十二都天神煞!

    此刻,他心里的感受就如刚刚晓月所想一般!

    老子该怎么挡!

    乌龙剪与十二支百毒烟岚连珠弩箭眨眼便被血龙团团围住,乌龙剪每剪一条血龙,那龙身便急剧化小,但乌龙剪身上立沾浓稠血雾,光华慢慢黯淡,毒烟岚连珠弩箭更是不堪,眨眼便被那血龙牢牢制住,在空中动弹不得。

    好似那血龙全是502胶水生成,将乌龙剪与弩箭全数沾在了空中。

    唐石二人立时面色一变。

    这时,晓月声音已卷着雷鸣之声破耳而来。

    “该你们了!”

    话音一落,唐石二人眼前景色已然大变。

    无数的绿火、阴云,已将二人团团围住,那绿火、阴云二者空隙之间,却是泛冒着无数鬼头的血河地狱!

    唐石精血失了大半,法力已然见底,便缩回火灵珠中,朝屠时大喊:“五师弟,若坚持不住,可施八师弟神通!”

    屠时明其意,但想着随引之状,心里却难下决断,接着他恍然一惊,吼道:“师兄,你呢?”

    天魔金蚕已重新归位,唐石自己自然也可学第二元神那般逃遁,但第二元神如此施为,是因为有自己这个本体拖底,如舍了本体而逃,那接下来好长一段时间怕是只得以金蚕蛊虫模样行事。

    且灵虫不比修者,也不知如此为之还有什么未知的、可怕的后遗症在等着自己,而且,金蚕群已在飞速赶来,自己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

    晓月施术将二人困住,听二人言语似有秘法逃脱一般,不禁又气又怒,心意立时一动,屠时面前一团绿火轰然炸开向他扑来,屠时一惊,身子后退之际,身侧阴云中闪电般射出一具具阴魂,飞速冲入了屠时身中!

    “啊!”

    屠时大吼,正欲施法,晓月身子已飘将过去,轻轻朝其一吐出一口轻烟,屠时眼神一定,身子软软倒下,却又被阴魄牢牢锁在半空。

    这时晓月转头,看着火灵珠中的唐石,愤恨到极致说着:“将青索与你身中诸宝交出,我可留你元神成为我法术中的厉鬼,永存世间!”

    唐石一听,面无表情,控着火灵珠,便在这如幻境般的地方飞速游动起来!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最新章节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全文阅读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txt下载 - 四叶天囚的全部小说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 笔读趣

最新新书: 我在绝地求生捡碎片江司明 入赘相公太腹黑方舒瑶季承煜 三国之最强暴击 我爱江山更爱你 万界大佬都是我徒弟 阴阳八卦录 网红林风笑 我竟然成了救世主 虎帅萧破天楚雨馨 被世界抹去的名字 唯一女尊 浊酒杯醉人不醉 更始 天医归来秦羽夏晓薇 秦羽夏晓薇 天医归来秦羽 神豪从我给老爸留遗产开始 天医战神秦羽夏晓薇 情深意动:闪婚新妻太妖娆 惊鸿绝妃 两京风华录 挑衅文娱 总裁夫人又逃婚了温虞盛穆霆 木叶之慎 扶摇而上婉君心 小奇迹师 美女总裁的全职保安陈扬苏晴 斗破之云岚师叔祖 我的老公不分享 我练了辟邪剑谱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最新章节手机版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全文阅读手机版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txt下载手机版 - 四叶天囚的全部小说 - 被迫在蜀山当魔头 笔读趣移动版 - 笔读趣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