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域名是笔读趣(biduqu)的拼音+com,请大家收藏一下
笔读趣 >> 再见仍是幸福 >> 第三十七章 处理
    清晨,钟宇换上运动装下楼去晨跑,山间的薄雾在酒店的周围环绕,他想着不知昨晚束合和王锦渊说了些什么,他俩又怎么样了。耳机里放着oh  the  Larceny的专辑,钟宇加快了步伐,跑了一段冲刺的速度。iWatch跳出一条付可歧了微信,“天冷,记得添衣。”钟宇看了一眼,停下脚步嘴角撇出一点笑容,回了两个字,“啰嗦”。

    电话响起,是王锦渊。钟宇擦掉额头上的汗珠,笔直地站着,好像王锦渊就站在他的面前一般,电话接起,他还下意识小鞠了一躬。

    “Boss,您起床了?”钟宇语气有些怯怯的。

    “昨天是你让束合进来的?”

    “我……我正好碰到束小姐,昨天,昨天您的情况又……束小姐怎肯罢休,我只好……”

    “只好什么都说了?”

    “对不起,boss!”

    “罢了,不重要了。”

    钟宇愣了一下,他还以为王锦渊会大发雷霆,责怪他守不住秘密。

    “你现在订张机票,我们回LA。”

    又回去了?钟宇惊讶,记得上次王锦渊跟他说短时间不会再回去了,难道是……病情又没有控制好吗?他不敢多问,先连声应了这个事。

    “你到了我门口给我发消息,我会出来。”王锦渊多嘱咐了钟宇一句,大概是怕门铃会吵醒束合。

    钟宇挂了电话后立马开始安排回程的事宜,等他上楼去找王锦渊的时候,看见王锦渊的双眼有些发红,估计又是熬了一夜。

    从川草飞LAX的航班要飞将近12个小时,他们上了飞机后,钟宇像平时那样安静,他等着过一会王锦渊会休息睡着。

    “是不是连你也觉得我对束合太过分了?”王锦渊难得跟钟宇说起他感情上的事。

    钟宇有些慌张,不知该怎么回答。“我只知道束合是真心爱你,而boss你,也是……”

    “小钟,我有些累了。”

    “那boss你快休息吧,我让空姐把毯子拿来?”

    “不是,我是说这些事,所有的这些。”

    钟宇看到王锦渊一脸倦容,长期睡眠不足导致他的身体状况也开始变差,有时会精神不济,但是只要是说起束合的事,他的眼神总会多出那么一些明亮的感觉。

    “跟路洋联系一下,我要把Malibu的房子卖了。”

    “卖了?那里面的那些东西呢?”钟宇想起那房子里还放着好多Bella的衣服与旧物。

    “全部处理掉。”王锦渊的语气很坚决。“一件都不想再看到。”而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没问题,我会把一切办妥。”

    漫长的飞行倒是让王锦渊恢复了一些体力,他没有花太多的时间调整时差。隔天他没有让钟宇陪他出门,而是自己开车去了一个地方。

    墓地。

    王锦渊清楚地记得那个日子,九年前的今天,车祸发生的那天,那个转变了他之后所有生活的一天。

    今天微风和煦,天高云淡。王锦渊穿着最正式的黑色西装和白色衬衫,系着黑色纯色的领带。他手拿一束黄玫瑰,走向那块墓碑——MY  DEAR  WIFE,  BELLA  YANG。

    远远的,王锦渊看见墓碑处已有人来过,碑前放着一个白色的泰迪小熊,头颈系着一个粉色的蝴蝶结。没有别的东西了,没有花,也没有字条。他拿起小熊,白色的茸毛一尘不染,似乎是今天刚刚来过放下的。Mason一家都在国内,Bella也不是特别喜欢这些毛绒玩具,难道这个小熊……是有人给那个逝去的孩子的?

    王锦渊握紧了手里的花束,想起了那个Jared一直没有查出来的孩子爸爸。

    不过,都不重要了,是谁都与他无关。

    墓园即使在白天也有着安静得可怕的气氛,静得连风吹过的沙沙声都显得刺耳。王锦渊蹲下身把黄玫瑰放在墓前,起身后又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他的神情有些淡漠。

    他是来说再见的,其实早该说了,谁都不知道怎就拖了九年那么长。

    “这是葬礼后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来见你。”王锦渊淡淡地对着墓碑说着。“年轻的我没有学会原谅你,现在的我希望你能原谅我。”

    墓碑上的这个名字,曾经也是刻在王锦渊心里的挚爱吧,也许当年的Bella和王锦渊都无法预知,之后他们的结局是这样走向了黑暗。

    阳光下王锦渊就这样站了十多分钟,没有人能知道他在心里想了些什么。谁还能记得九年前的他是怎样的模样?好像不是时光在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而是所有的这些过往。

    新的一周束合来到公司,陈菲琳前两日已经去和蔡冰漓碰过面了,束合没有问她进展如何,今天等着见面时能问问情况。

    她走到茶水间看见付可岐站在咖啡机前发着呆,“嘿!”她在付可岐身后喊了句。

    付可岐回过神,回头看见是束合,但神情有些不自然。

    “你怎么了?”

    他魂不守舍地摇摇头。

    “说话呀?我怎么看你不太对?”

    付可岐叹了口气,“也没什么,就是……钟宇走了。”

    “走了?是什么意思?”

    “他从我家搬走了。”

    “为什么?”束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付可岐不停地在杯子里搅动着手里的勺子,束合望了眼杯里,只是白水。“我妈来了。”

    “你妈不知道?”

    “乡下村妇,能知道什么……”付可岐背过身去,看不出他的表情。

    束合想起付可岐的事,当年他是老家村里唯一一个考进城里大学的孩子,另外他还是他们省里的理科状元。父母都是朴实的农村人,唯一的这个儿子是他们老两口的所有骄傲。

    “我妈本没发现什么,就以为是个住一起的好朋友,可是我忘了,家里床头放着我和钟宇的电子影集,结果……被她看见了。钟宇那天回来我还在公司加班,我妈拿着电子相框哭着问他咱俩是什么关系,钟宇答不上。我妈什么也没说,当晚买了火车票就走了。晚上再等我回家,钟宇也收拾行李了……我,我谁都没留住。”

    “钟宇说什么了?”

    付可岐摇了摇头,“我找不见他了。”

    “他总要来公司吧,你俩再好好谈谈?”

    “钟宇从GE辞职了,上周就递了报告。”

    束合后知后觉,竟不知这个事。“辞职了也有一个月的交接期吧?”

    “直属领导批了,交不交接都无所谓了。”

    王锦渊批了?钟宇跟了他那么久,就让他这样走了?难道就因为那天钟宇把事情告诉了自己,王锦渊就要赶他走?

    “束姐,可岐哥,开会了!”陈菲琳在公司里找了一圈,最终在茶水间找到他们两人。“今天董事长也会出席会议。”

    束合这才想起来Mason要来开会,她自己这里事情太多,根本没在意这事。她拍拍付可岐,“走吧,先把手上的事情忙完再说。”然后她带着陈菲莉往会议室走去。

    成年人的世界不光只有爱情,终有一天我们长大了会发现,我们连失恋,连悲伤的时间都没有。时光推着我们赶路,生活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解决,根本没有时间可以哭。

    来不及问蔡冰漓的情况了,束合现在一心只想把面前的这个会议熬过去。果不其然,会议进行到之后,所有的矛头又开始指向了自己。Mason板着脸,当着全公司的人开始指责束合的部门抢了别的部门的生意。

    束合低着头不吭声,在电脑上的工作群里@陈菲琳,“搞定蔡冰漓了?”

    “是的,束姐。”

    “Great!”

    Mason看束合不响,拿起身旁自己的拐杖狠狠地敲了敲地板,“束经理,你到底作何解释?”

    一旁的简姝嫚看Mason动了气,赶紧提醒道:“董事长,当心身体!”

    束合没戴眼镜,Mason在会议室前方的那张脸,她根本看不清晰,但是即使是模糊的样子,也挡不住Mason气势汹汹的架势。

    “就连你部门自己的人都看不下去了,跑来我这里说。”Mason补了一句。

    “我部门的人?”

    “童尧和徐辰。”简姝嫚在旁边搭着腔。

    束合瞄了一眼那两个连体婴,两人都得意洋洋地靠在椅子后背上,就等着束合能当众出丑。“上周那个国产重机的客户,不是也让童尧和徐辰拱手送给二部了吗?”

    她想起之前那个解决库存问题的咨询,也是怪自己没上心,打发连体婴去跟进,结果跟着跟着就变成了二部的项目。

    “Don’t  take  it  personal,  all  is  business.”Roger背靠大山好乘凉,一副狗仗人势的样子,好像是在给自己开脱。

    “Business  is  personal!”束合瞪了一眼Roger。

    Roger眼看自己镇不住束合,话风一转又对着Mason说,“董事长,瑞可丽跟我是什么关系不用我明说,这次的项目就是为了打开瑞可丽这个市场的大门,我好不容易通了关系,凭什么平白无故让给别的部门?”

    “通关系?你是说每天晚上在床上跟你老婆多说两句吗?”付可岐小声在底下嘀咕。

    “生意再怎么说也是在GE手上,你抢了我的国产重机,我把你的瑞可丽拿过来,大家彼此彼此,有什么好吵的呢?”束合摆明了大家都不是什么好人的样子,没必要狗咬狗。

    “话不是这么说……”Roger不服气,继续想争辩。

    “董事长,你可以看下我们跟瑞可丽拟好的合作合同。”陈菲琳抢先插了话,起身将一沓子合同文件交到了Mason手上。

    Mason翻了几页,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陈菲琳,“这么快已经要签约了?”

    陈菲琳点点头。

    Mason仔细地看了几分钟后,最终他合上文件,没再深究,“条款对我们都很有利,看来蔡冰漓是放了心把项目交给你们了……既然她都点头了,那你们就继续跟进吧。”

    Roger难以置信地盯着陈菲琳,哑口无言。看起来是没想到自己之前养的小金丝雀怎就变成了秃鹫,上来就咬了自己那么大一块肉。

    “大家都知道Roger和蔡冰漓的关系,既然蔡董自己都能心甘情愿地将项目交给我们,我想董事长也不用费心了。客户有自己的选择,我们作为服务的一方,就应该接受客户的决定,不是吗?”束合笑了笑,又递了个眼神给Roger。余光瞄见连体婴两人,不屑地嗤笑了一声。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

再见仍是幸福最新章节 - 再见仍是幸福全文阅读 - 再见仍是幸福txt下载 - 莫班班的全部小说 - 再见仍是幸福 笔读趣

最新新书: 溯源仙迹 都市修仙之王者争霸江不凡南宫芸芸 南辰宁染 无垠小说 无垠醉虎 江不凡南宫芸芸 神君的吃货小灵妃 小说女主宁染男主南辰 南辰小说 叶良辰阿狸 段水流李沐娟 霍海云晴 逆成长巨星林克 王者归来范建明 赛克斯帝国 我的微信连三界林海柳馨月 绝世龙吟龙威林若雪 总裁爹地天天宠南珺琦席承骁 生财之道陈斌周芷若 陈塘林初雪 豪门女婿陈塘林初雪 萌宝碰瓷:爹地,你出局了南珺琦席承骁 小说主角陈塘林初雪 豪门狂婿林初雪陈塘 林初雪陈塘 豪门狂婿陈塘林初雪 修罗圣医萧尘慕容婉 秦凡邹梦柔 萌宝出动:妈咪不好惹南珺琦席承骁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苏金夏雨烟

再见仍是幸福最新章节手机版 - 再见仍是幸福全文阅读手机版 - 再见仍是幸福txt下载手机版 - 莫班班的全部小说 - 再见仍是幸福 笔读趣移动版 - 笔读趣手机站